虚无与回归

这篇随笔没有题图,也象征着网志的回归。

昨天和一位设计师朋友长谈,他仍在求学,但陷入了精神的虚无和迷茫。

就像我刚刚辞职在家一样。不知道自己方向的迷茫会一点一点啃噬人的精神与肉体,使其萎靡而懒惰,从而在心中滋长虚无。很多套话都说「你只是不适合」、「你总会找到更好的」、「我觉得你没什么问题啊」(像极了安慰失恋崩溃之人的说辞),然而自我了解和批判才是最难的事情。

一个按部就班的人甚至古板无趣的人,突然间就不按部就班了。除了 ADHD 之外,也有些内源性的心理因素。一直在家人的荫庇下长大,碰到自己确信的东西也被怀疑,自然是手足无措。

「设计师」,一个曲高和寡的职业。可能经过了若干年的专业训练我并没有融入这个职业系统里吧。可能只拥有了设计鉴赏的能力(当个设计爱好者还是绰绰有余),自己进行设计的能力显得孱弱。相较于打开绘图软件,我更喜欢解决实际问题。「思路——解决——问题——完成」,解决既有的实际问题让我富有成就感,可能也和我古板无趣的个性相匹配。

当理想变成功利,和网民嘲讽深圳人的说辞差不多:「一心只想搞钱。」做设计能不能换取物质回报?申请学校的专业能不能换取物质回报?阅读能不能换取物质回报?输出内容和想法能不能换取物质回报?随事立体,贵乎精要;意少一字则义阙,句长一言则辞妨。

长年把精神角落寄予前东家(至少十年?),从最早的博客到后来的 Lofter,因为和产品经理吵架而一怒之下换成了独立网站。我没有在内部平台搜索过那位产品经理的个人信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不在),但是之前纯粹以兴趣写的一些东西,在某个「爆点」之后反而收获了不错的「日活」。现在看自己一身铜臭味的样子,过去的自己可能会羞愧万分吧。

在绿白交错的符号中,我并不想活成被符号化的人。

对「解决实际问题」的否定使我陷入了价值的虚无,走出虚无的恰恰是在别人看起来迎合虚无的过程。躺在沙发上解决一本本书,虽然有些自我逃避的滋味,但脑中的电信号与得出的思想却是我实实在在存在、可以感受到的现实。最近我妈说你的书都放不下了,要去买个书柜。她左想右看,却发现家里竟无一处可以摆得下书柜,挖苦:「楼上楼下床边沙发上除了你的头发,就都是你的书,不看的就把它收起来!唉,家里怎么就有个文化人!」

我苦笑,无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