揾份工仲难过揾老公

今天(10.30)决定正式走网易的 Offer 流程,原因是不想呆在家里。毕业之后的秋招结束了

作为 2019 届往届毕业生,回来之后才发现国内「应届毕业生」资格应为入职前一年的大四生。落后了一年的 2020 届秋季校园招聘,如词云「揾份工仲难过揾老公」。

作品集给自己的定位是「跨领域交互设计师」,面试自我介绍也说「自己是掌握视觉设计、交互设计与开发的『全栈』设计师」,初入社会被用人单位筛选,简历改了五六次,除了被社会毒打之外也增进了自我认识与对业务能力的掌握,纸上得来终觉浅。

四个月下来收获两家「大厂」Offer,拿到了大一皮薪水(以 Offer 时间排序):

  • 网易互娱——用户体验中心 交互设计师(广州),游戏;
  • 金蝶——用户体验部 交互开发(深圳),to B XaaS 与云服务。

焦虑的投递与等待

找工作要有备而来,老老实实从 UI 到前端写了一个上线的作品集。参考了 Bestfolios 上藤校 HCI 学生们的写法,自认为应该比很多同龄人要强上一点。(后来发现并不是如此,笑。)

拉勾网上的中小企业、创业公司基本上只是把职位挂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要诚心招人。且拉勾作为互联网企业,为了流量制造求职者焦虑的原罪也很明显。九月份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始申请,也七七八八投了很多简历,可能碍于毕业时间,收获无声卡居多。

今年设计岗位普遍缩招,大部分公司的岗位需求保持在 3—7 人区间,使得面试筛选难度更上一档。

面试总结

八九月基本没有消息,十月份才开始慢慢有动静。后来得知设计岗位基本都在技术岗位、行政岗位招聘完成后进行,以下面试顺序以收到面试的先后顺序排序。

原则性面试经验

学生思维未去除,尚显天真。认为只要硬实力达标应该不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面试后才发现:

作品集与笔试只是用人单位初筛的依据,交互设计师又是更为仰赖沟通交流等软实力的职位,重点还是面试时表达。之前很多人说我面试不是问题,但实际面对面和面试官聊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

  • 交互设计师要时刻谨记「以用户为中心」的思维——面试之前聊业务聊得不错,后面面试官出随机考察题的时候信口开河,失败。
  • 放松了,把该聊的东西聊到了,感觉就八九不离十了——刚开始面试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把作品集里的思路方法用有逻辑的方式传达出来,也难免会紧张。
  • 自我介绍——停留在学生思维,没有好好阐述出思维能力,以及对专业业务的看法,仅仅停留在最终的结果上。
  • 自我剖析——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设计师?能力在哪?能为岗位带来什么价值?

以下面试按面试时间排序:

某用户体验外包公司 A

交互设计师(社招)

投递渠道:拉勾网
面试方式:办公室现场面试
任职地点:深圳
面试时间:8月中

总公司位于北京的外包解决方案公司,深圳分公司全职负责某大型股份制银行 toB 投资业务。

所谓「越级打怪」,去了才知道他们要两到三年的熟练工。第一次面试加岗位要求,加上面试官一直不知道穷追猛打方法论(不知道是不是看我刚毕业所以想劝退?),按 UX 设计基本流程答了几分钟直接插话,当作积累经验了。

第一次面对这种穷追猛打的面试官,倒是知道以后如何应对。

百度

交互设计师(校招)

投递渠道:官方网站
面试方式:酒店客房现场面试
任职地点:深圳
面试时间:8月底

我第一家「大厂」面试。

个人比较喜欢直接用面试题进行初筛的公司:三道题任选其一,包含输入法、硬件交互、泛娱乐三种类型,我选择了硬件交互(为触控板电梯设计用户界面),做自己顺手的东西还是比较轻松,也觉得有很大把握。

通过面试题后约面,在酒店大堂 Check-in 后等候唱名,看到 PM 同学们被一批一批带到商务中心里群面,觉得交互岗位能够逃过此劫非常幸运。

面试官分男女两人,男为设计师,女为 HR。自我介绍后询问简历和作品集,介绍后针对项目进行发问与挑战,设计师挑战专业问题中如确实有疏漏大方承认并请教即可,非常顺利,也听到 HR 频频点头。比较有考点的题目为「你是如何完成实习项目中用户测试的?你的测试样本是否过少?」与「你比较想从事什么类型的交互,为什么?(选择 to B 后)是否无法接受泛娱乐交互?」。

当场题如下:

  • 如何估算周五下午广州大学城人数
  • 如何在衣柜中为衬衫分类

没有面试经验忘了把上文中原则性问题记在心里,加上前面太过顺利,有些信口开河,一面被淘汰。

网易互娱

游戏交互设计师(校招)

投递渠道:官方网站
面试方式:远程面试
任职地点:广州
面试时间:九月中

面完百度还没有回深圳面试题邮件就发过来了。不得不说网易的面试题「又臭又长」,非常考验设计师的综合能力——完成一整套游戏交互方案。百度大为轻松的题目限时七天,网易仅限时五天。做到最好心力憔悴,但还是入选面试了。

一面:两位男设计师。因为是游戏交互设计师所以没怎么问与游戏设计无关的经历,问了游戏经历和知道我是 RTS Hardcore 玩家后问了下如何处理 RTS 高度复杂、系统化的游戏场景内如何交互(当初是举例星际争霸 1 到星际争霸 2 的玩家最多框选单位数变化与游戏体验、玩家认知成本的目标与转变。)

二面:一面当晚反馈结果,过了一周后发起二面。男设计总监与女 HR。总监直接说你的作品集是我筛的,因此也有了不少把握(对自己的作品集有绝对的信心);后根据作品集的描述详细介绍了 AR 交互设计的难点与交互逻辑、视觉 Feedback 与 SLAM 开发的解决方案。HR 考察了设计师的综合知识面,问了一些前沿技术对游戏玩法的影响。最后 HR 问期望薪资和一些行政手续上的问题我就觉得应该有点靠谱了。

怕捞不到报了个比批发价还低的价钱,焦急的等待后收到 Offer Letter,打开是超乎期望的薪资。

某用户体验外包公司 B

交互设计师(社招)

投递渠道:师长推荐
面试方式:办公室现场面试
任职地点:深圳
面试时间:九月底

办公室氛围很好,和总监聊项目聊作品,还拍了一下他们企业文化/类型的马屁,最后直接说 Wireframe 画得不够好,头一次见到这种理由,感觉没空余岗位人可能是碍于面子走个过场。

金蝶

交互开发(社招)

投递渠道:师长推荐
面试方式:办公室现场面试
任职地点:深圳
面试时间:九月底

交互设计部总监看我有开发经验把我捞出来直接面试。金蝶深圳总部还是蛮气派的,前后两栋楼。

一面:设计师直接面,基本上还是在谈简历谈作品,老生常谈的话题外这位设计师比较轻松,会从一些比较生活的问题中考察对交互设计的认识和平时获取知识的渠道,回答了一些常看的 Medium 作者和播客他倒是挺满意。最后觉得我刚毕业直接上社招可能有点缺乏经验,直接打电话把前端工程师请来面前端,问了一些浅显的技术题基本都答上来了 。

二面:两天后 HR 打电话约二面。总监直接上马,可能有了一面的正面反馈,天南地北无所不聊,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总监对 AR 等 3D 交互方式运用在 to B 领域比较感兴趣,我反而委婉否决说「可能需要更多数据和需求支撑」,第一次在面试场合反驳面试官也算是比较有趣的体验。这么多场面试也有了经验,最后虽然在闲聊设计案例但也没有完全放松,还是谨记「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原则,也算做到了「收放自如」。

HR 面:看到 HR 感觉又有希望(此时我已收到网易 Offer),已经懂得反套路 HR,回答出一套已经准备好的答案,最后依旧询问薪资。收到 Offer 后思考再三还是拒绝了这份家门口地铁直达的 Offer。

面试题在考察什么

做完了百度和网易的面试题,一个感受是除了考察交互设计师的基本功、方法论外,更多的是考察设计师的综合知识面与全局设计能力。百度得到肯定的是加入了在新的交互环境下的无障碍处理;网易得到肯定的部分是完成了部分游戏策划的交互内容(如世界观与游戏交互的结合等)、游戏交互稿如何与开发结合(我写了大量的交互内容在开发的可行性评估)以及音频交互。不只是面试题,面试过程中同样能感受到面试官对具备综合能力的设计师的渴求与考察。

最后,一份交互设计稿能否细致、有效校对、方法论正确,这些基本职业要求就不再赘述。

自我认识与双向选择

面试对交互设计的求职者而言不光是对专业能力的全面 Review,也是在非业务层面对自我认知的全面深化。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的为人处事态度、你适合什么样的公司、岗位空缺是否匹配——第一次走入社会被挑战挑选,自我认识越清晰,面对面试官也越有自信。最后金蝶感觉真的做到了「把面试官当朋友」,因为岗位高度匹配,面试官也释出不少善意。

现在在做运维的码农好友(特别感谢此君)说「放得开了,面试就没什么问题了」大概就是这点吧。

一月份入职,成为穿梭于三号线与五号线间珠江新城白领的一部分。希望成为《我想准时下班》里站在钢筋水泥中立派的设计 OT 社畜吧。(Blog 的 Tag Cloud 也加上了「工作」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